首页 专业资讯 14岁获“番禺才子”美称,他是誉满天下的林学家

14岁获“番禺才子”美称,他是誉满天下的林学家

发表于:2019-10-09

1983年的农历新年显得尤为热闹,这一年,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首次开播,全国人民都洋溢在一片喜庆欢腾的气氛之中。只是鲜有人知道,对于中国林学界,这一年却不是个值得庆贺的年份。就在农历新年来临前的1月6日,我国著名林学家、近代农林教育先驱沈鹏飞教授病逝了,林学届痛失一代大师。


 诗书才子,为国从理 


1893年,沈鹏飞出生在广东番禺,字云程,天资聪颖,自小就精通诗词,14岁便获得“番禺才子”的美称,在同辈人眼里素是文士之材。但正如其名其字所属,鹏程万里,云运千程,沈鹏飞注定不仅仅是一个甘于舞文弄墨的书生。

赴美留学时期的沈鹏飞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中国的千年帝制轰然瓦解,国家民族正面临史无前例的巨变。而其时,正值十八、风华正茂的沈鹏飞毅然弃笔从戎,投身革命。待到中华民国成立后才重拾学业,入读北京清华学堂,也就是如今的清华大学。1917年,沈鹏飞以优异的成绩获得公派赴美留学的机会,到此时,曾经的“文房才子”和同时代诸多热血的青年人一样,弃文从理。沈鹏飞在俄勒冈大学选择了攻读森林工业,在获林学学士学位后又在耶鲁大学获林学硕士学位,成为中国近代史上屈指可数的拥有留学背景的专业林学学者之一。 

1921年,沈鹏飞归国后在多所大学任教,历任华南农业大学前身之一的中山大学农学院院长、上海暨南大学校长、国民政府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建国后曾任广东林学院和中南林学院代院长及院长、华南农学院副院长等职务。

暨南大学代校长沈鹏飞


1932年,在南京任教育部高教司长期间,他和中国近现代政治家、教育家、书法家于右任等人共同创办了西北农林专科学校,后来这所学校发展为今天的西北农林科技大学。1934年,他同时在同济大学、暨南大学、广西大学任教并担任暨南大学校长。

从20年代初到30年代末,这二十余年或许不是沈鹏飞一生中最忙碌的时刻,但却是最能反映他作为中国现代历史上誉满天下的林学家同时也是教育家的一段时期。


 鹏运千里,不忘初心 


1949年,解放战争结束,饱经战火摧残的国家终于得到了平静。战时被迫四处逃奔的沈鹏飞顾不上安置个人的生活,便立刻重返广州,在复学不久的中山大学任教。1950年他任中大林业专修科主任,其后不久便率领师生奔赴海南岛,对仍未从战火中复苏的海南岛进行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森林调查,为后来海南岛的资源开发奠定了基础。当时的沈鹏飞其实已经56岁有余,但仍旧亲自带队。

实际并非是沈鹏飞第一次亲自组织岛屿考察了,早在1928年,还在中山大学讲学的沈鹏飞便担任领队,在中大地质学教授朱庭祜先生主持下,由丁颖等教师参加,联合广东省民政厅、实业厅、建设厅、第八路军总指挥部、海军司令部、陆军测量局、两广地质调查所的代表和科技人员,从该年5月23至6月6日,带领16人学者团队乘坐“海瑞”号军舰对西沙群岛进行考察,其后主编出版的《调查西沙群岛报告书》,内容涉及西沙群岛的地理、历史、主权、海流、气候、物产和磷酸矿等方面,成为我国研究以及开发西沙群岛宝贵的文献资料。对西沙群岛的考察不仅促进了当局对西沙群岛的了解和开发,更以详实资料及行动,宣示了中国对西沙群岛的主权。


《调查西沙群岛报告书》里拍摄的琼川渔人的渔船

沈鹏飞主编的调查西沙群岛报告书


此外,他和德国学者G·芬茨尔等共同开展了中国早期森林经理调查,编制的《白云山模范林场森林施业案》是我国最早的森林施业案之一。早在20世纪20年代,仍在中山大学执教的沈鹏飞就踏足了广州城内的最高山——白云山的每一寸土地。白云山自古以来便因其地理位置在广州城中占有重要地位。但直至沈老亲涉其中进行调查时,白云山依旧是一片荒凉,杂草丛生,因而他感到十分可惜。

为改变这种现状,1928年,经沈鹏飞提议,省政府同意划出白云山约2万亩山岭,开办中山大学农科附设第一模范林场,在他的带领下中山大学农学院师生垦荒植树造林,开辟27个林区,设苗圃6处及标本园、试验区、修建50多公里林道,创建了广东省第一个大型林木苗圃“广东第一苗圃”,修建多处园林式亭台楼榭,现存的白云山明珠楼、松涛别院等即为当年所建。至1937年春,已栽种各种林木284万多株,及标本210多种,昔日的荒山秃岭逐渐成为森林公园和学生实习场地,从而彻底改变了白云山的面貌,为白云山逐渐成为广州名胜奠定了基础,时至今日,白云山林场都还基本保持着当年沈鹏飞亲手研究规划的格局。

白云山林场黄婆洞林区的白云楼


他还是中大农林植物研究所(即现在华南植物园的前身)和南京植物园的创始人之一。

年过半百本应是人之安顿的时候了,但这位已到 “知天命”年龄、刚从战火摧残中走过来的老人精力却不减当年,他把对新中国建设的满腔热情和信心都倾注到了林学事业中,南及海南,北达大小兴安岭,沈鹏飞就像李白《上李邕》中刻画的那只鹏鸟般“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踏遍新中国的森林,他兴起时甚至赋诗道:“老夫今年五十九,南行复北走。”其志其心不输曹操的“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1954年冬沈鹏飞(后排右四)与学生在乐昌武水造林站

1982年沈鹏飞在龙门林场考察


沈鹏飞真就像一只“鲲鹏”,不知疲倦,只是一心飞往更高更远的地方。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1952年后,已经近60岁的沈鹏飞工作反而有增无减,仍深入林区开展森林永续利用、水土保持、生态平衡以及林业遥感等多项研究。作为中国现代史上举足轻重的林业科学家,他四处奔波,在开展诸多科研工作之余还和梁希、殷良弼等老一辈林学家筹组中国林学会,之后也接连筹建了广东省林学会、广东生态学会、广东遥感学会等学术组织,这都为促进新中国的学术科研发展奠定了基础,此外,从1955年始,他还连续担任了广东省第一、二、三、四届政协委员,后又任省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等职,积极地在政府会议上提出林业科学发展的相关建议,为广东林业生态发展立下了汉马功劳。

1982年沈鹏飞教授在龙门县南菎山遥感场的留影

沈鹏飞教授为林业部委托我校举办的森林经理专题研究班学员授课

1982年5月沈鹏飞教授在广州麓湖公园与林学系的同事合影


实在很难想象,一个年岁已老的学者竟然还能有如此饱满的精力和承担重任的决心活跃在不同的领域,做出如此之多的贡献。更令人钦佩的是,即便行政和学术事务已多如牛毛,但沈鹏飞却坚持在农林专业学校任职,认真教学,曾讲授《森林植物学》《森林利用学》《测树学》《森林经理学》《森林经济与企业组织》等课程,不仅如此,甚至连学生的课程实习他都要亲自指导。

作为科学家,他严谨、缜密的学风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以至于一个学生30年后回忆沈鹏飞教授给予指导的情境时不禁感叹到:“自从那次沈老指出绘制标准地草图的毛病之后,我至今不忘。” 而在生活中沈鹏飞对师生却非常慈爱和宽容。他的弟子陆显祥、原华农林学院森林经理研究室副主任回忆说:沈老平时的生活非常简朴,却常常资助生活困难的师生。很多事情至今让他感动而难以忘怀。有一次沈老得知陆显祥儿子考入华南理工大学后,为激励其求学上进,特地托人从香港买了一台当时来说比较高级的计算仪器和一台高档录音机相赠。陆显祥的妻子工作不可随意带着子女,但考虑到她实际的生活困难后,沈鹏飞便特殊对待,允许女儿在身边.......在学生眼里,沈鹏飞可谓亦师亦父亦友,他们打心眼里敬重这位没有丝毫做派的大师。

沈鹏飞为国家精心培育林学人才,其中不凡佼佼者,原农业部部长何康,原国家林业部部长雍文涛,曾经连任两届国家政协副主席、现为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与园林风景学院教授罗富和等,这些享誉国内外的林学专家都曾经是沈鹏飞的得意门生,沈鹏飞为我国林学教育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

1955年9月沈鹏飞与华南农学院第三届毕业生合影

1956年沈鹏飞在2号楼华南农学院林学系与同事们合影


常年的劳累还是给沈鹏飞留下了不少疾患,以至于他生命的最后几年几乎都是在病榻上渡过的。即便如此,这位毕生献身于研教和新中国林业建设事业的老学者都没有放弃工作,他甚至在高烧期间为1980年的中国林学会学术会议撰写了专题论文,让助手在会上代为其宣读。

到1982年,90岁高龄的沈鹏飞已经是个双鬓斑白的老人,但只要还能走,他就绝不坐着。这只不知疲倦的“大鹏”始终不曾停止过教学、科研的步伐。同年5月,广东省各界愈数百人隆重庆祝他从事科学教育事业60周年和90岁寿辰,除却各界学者和政要,他的学生也从世界各地赶来为他庆祝。这些学生中,有的和老师一样已经白发苍苍,有的还是正值壮年,但毫无疑问他们都成为了中国林学界乃至外国林学界的佼佼者。桃李满天下、功遍新中国的沈鹏飞欣慰之余还不忘表示:我在晚年也要为祖国、为人民多做贡献。这种老一辈科研工作者的精神风貌时至今日尤显难能可贵。

1982年5月在广州麓湖公园

1982年沈鹏飞教授九十寿辰暨从事林业事业60年庆典

1982年沈鹏飞教授九十寿辰庆典与罗彤鉴、赵善欢、徐燕千等教授合影


 斯人已逝,但留下一片山河青翠 

1982年10月,沈鹏飞因病住院,期间他还在病床上亲自起草了森林经理的基建计划,当时他还乐观地认为,自己能马上出院再度投身工作。

12月,正当其他人都在为即将到来的新一年而欢喜的时候,病情恶化二度住院的沈鹏飞还在一笔一划地规划来年工作和研究项目。时值“中国林学会第五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举行期间,他通过口授的方式给大会致贺:“愿青山绿涛把红色中华衬托得无比壮丽。”虽身在病榻,但其内心对国家环境未来的希望和祝福之心、热烈之情如跃纸上。

1983年1月6日,这位终身奋斗的中国林学界老前辈终于永远停下了手中的那只墨水似乎永不枯竭的钢笔!大鹏歇息了,但他曾所涉的、所深爱的祖国大地已然是绿涛一片。

1983年学校在红满堂为沈鹏飞教授举行追悼会


沈鹏飞曾积极主张并力促广东农业专门学校改办大学,大力支持创建科研机构和农林场,他也是早期把技术经济引入林学领域的开拓者之一,为我国林业科学的开拓与发展以及林学教育事业作出重大突出贡献,被列为古今十大著名林学家之一而载入《中国农业百科全书(林业卷)》。


 身逝息存,如薪传火 


“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这只“大鹏”驾鹤西去后化为尘埃,但他的声息还存留在祖国的山林大地,还飘荡在他曾经遍及的每一座山林。

弟子陆显祥毕业后,沈鹏飞把他留下,担任沈老创办的森林经理研究室副主任,名师沈鹏飞手下的陆显祥、颜文希等五位森林经理学科优秀弟子曾经获得省、部、厅科技进步奖三等奖以上三项;1992年,罗富和研究开发的“森林资源信息管理系统”,获得林业部科技成果三等奖,罗富和是第一完成人,陆显祥为第二完成人。该项成果结束了多年来采用手抄进行森林资源调查统计汇总的历史,顺利将森林资源调查的技术人员从繁琐的手工操作中解脱出来,极大地提升了工作效率和数据统计的精确性。

原森林经理研究室陆显祥、颜文希、罗富和等获得的林业成果证书


作为沈老弟子的陆显祥、颜文希教授是现任林学与园林风景学院森林经理学科带头人陈世清和林木遗传育种学科带头人黄少伟教授的老师。在颜文希引领下,林学院在森林分类、经营城市林业等领域理论和实践的研究在全国具有开创性意义,编写了《森林分类经营》和《城市林业》两本重要的学术专著。至今我校林学与园林风景学院已经为国家培养了大批林业人才,遍布祖国大地。一代代林学耕耘者,薪火相传,绵延不绝。

 (来源:华南农大校史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