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资讯 复旦医学生:读八年大学是怎样的体验?

复旦医学生:读八年大学是怎样的体验?

发表于:2020-02-19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每一年的金秋时节,枫林的红叶都闪烁着惹眼的喜色,迎接那些因信仰而从医的医学生们,为他们缓缓地铺开漫漫长路。

欢声笑语,辛酸苦楚,他们是怎样“熬”过了学业繁重的八年?他们如何辗转于各大医院实现了自我的成长?

当目光转向医学生,我们看到了相似而不同的复旦故事。


 16级吴桐:未来还是个未知数 


“我和大家一样,平常有课上课,没课睡觉”,16级临床医学八年制的吴桐打趣道。她所描述的学医生活似乎和其他专业的同学没有太多的区别,没有繁重的课程,也没有复杂的实验。


带着成为医学生不久的稚气,她常常想:“医学生真的有那么辛苦吗?其实也只是比其他专业学的久一点吧。”对于吴桐而言,选择临床医学八年制并非深思熟虑后的抉择,而是觉得可以直接读到博士学位非常吸引人。她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但仍然满心欢喜地来到了复旦大学。



吴桐在SK sunny 培训活动中分享心得

她很喜欢自己的大一生活,参加了许多公益性的志愿者活动,在TECC的TSI项目的讲座中做场务,在克卿书院的“爱暖红房”项目中指导来往的人群使用自动挂号机……丰富的社团活动和学生工作让她的大一过得充实绚烂。


一年的时间,她认识了不同的人,了解了不同的思想,但是并没有加深对医学的理解和认同。旋转的生活与五光十色的经历让她似懂非懂,自己的未来仍然一片迷茫。她决定静下来,把自己的经历内化成为对人生的思考。


困惑的她在医学导论这门课上接触到了“老年医学”的概念。她常常想到:疾病和死亡无可避免,我们却为了延长老年人的生命,强制他们戒烟,限制他们外出。然而,如果老人们主观上并不愿意以节制换寿命,这样的做法还值得吗?这使她不得不开始思考医学的终极意义到底是什么。死亡是生命最后的归宿,快乐与寿命的价值应如何衡量?


思考之外,她还了解到医患矛盾的突出、规培期猝死的案例(规培期是医生到医院岗位进行学习与工作,工资和待遇与正式编制医生有一定差距,一般满三年即解聘,授予合格证)、医学防卫术的盛行……这些都加剧了吴桐面对未来的不知所措。


吴桐并不确定自己是否要成为一名医生,也不想框定自己的未来。她常常劝慰自己,医学生毕业之后依然可以去找其他的工作。


未来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正是因为不确定,所以一切皆有可能。她仿佛是一个站在洞口前向里张望的孩子,洞里黑乎乎一片,什么也看不清。里面可能有老虎,却也可能有宝藏。


 14级王睿杰:一意孤行继续努力 


枫林的樱花早已由花雨变为了叶幕,但对于14级临床医学八年制的王睿杰而言,从繁忙的学业中抽出一点时间在林间漫步却是一种奢侈。


14-15周考完6门课之后,他会在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内科见习五周;而当大家都在家里吹空调吃西瓜的时候,他将面临10学分的内科学A与内科学床旁见习期末考试。工作日7点就起床洗漱,晚上12点半才准备睡觉,白天几乎所有时间都在上课,王睿杰的每一天都是这样忙碌。



临床医学八年制四年级本学期的课表


在同学们眼里已经非常努力的他,却时常告诉自己:“还是要更努力些啊!”按照培养方案,大四并不需要参加临床见习,并且,这一时期医学生们的课程特别繁忙,但王睿杰对自己的要求没有降低,主动在假期寻找导师去急诊科学习,进过抢救室,也待过ICU。


竭尽全力奔跑的他仍然常常焦虑。在临床的学习中,他急自己不能举一反三,在老师面前显得窘迫;也急自己无法用学过的知识缓解病人的伤痛,在期待的目光中只能摇头。急切的心情迫使他几乎每周都会参加一次临床学习,尽管压力大、学习任务重,他也从来没有想过后悔和逃避,因为他坚信“天道酬勤”。



王睿杰在献血


进入大学时,家人并不支持王睿杰学医。但他从未放弃,甘之如饴弗罗斯特的一首诗里写到:“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那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他一直很喜欢《医学生誓言》里的一句话:“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在他心里,“圣洁”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形容词,也最能形容医生的词语。因为那份喜欢和合适,他穿上了那件白大褂,且再也不想脱下来。



王睿杰与克卿蓝


学医的路太过漫长,王睿杰有时候也会感到迷茫。曾经一起嬉笑打闹的高中同学已经签了合同,一毕业就可以上班,可自己仍然需要在校园中继续学习。然而,他从未想过放弃:“想要成就一番事业,应该吃吃苦、坐坐冷板凳,耐得住寂寞是必要的。”


未来在王睿杰的心中已经轮廓分明,“希望这八年能在科研方面做出一些成果,希望以后能待在自己向往的城市,进入自己喜欢的医院与心仪的科室,做自己热爱的工作,希望能比自己现在四年级小朋友的状态长进更多,做一名妙手回春,值得托付的好医生。”

 

 11级戴春峰:脚踏实地不忘初心 

 

“其实轮转主要看所处科室忙不忙吧,目前我在医院里面其实并没有很忙,主要是早上的时候去查房,交代病人一些东西。”


从来没有好好留意时间的流淌,原来漫长的八年也只剩下最后一年了,11级临床医学八年制的戴春峰目前处于八年学习的最后时期——临床科室轮转阶段。


他的作息时间和住院医生基本一致,但晚上一般会去做科研。他笑称,本科到研究生这么多年,自己睡觉时间越来越短了,现在基本上每天都是两点多才会睡觉。


回忆起被专业课占领的本科生涯,戴春峰最难忘的是当年和全班同学一起埋在江湾校区的时空囊,里面装着一张记录着未来志向的纸条,那是年少的梦想,也是献身医学的理由。他的纸条上记录着他一直珍惜的一句话:“做好每一件应该做好的事,珍惜每一个值得珍惜的人。”因为珍惜,所以坚持。



戴春峰与爱熊的合影


于他而言,本科的学习其实就是一个通过自己的理解重新梳理课本知识的过程,他把在枫林的每一天都过得忙碌且踏实。大三的时候,虽然课程很多,但他仍逼迫自己每周都复习一遍《内科学》。一学期下来,他把整本书复习了16遍。正是因为平时花费了很多精力,因此他在很多人失魂落魄的期末季仍然可以从容地学习。


现在的他正向一个优秀的医生不断靠近,很快适应了临床实习和轮转的日子。在呼吸科轮转的时候,有一位病人经常被分到戴春峰的床位,他会细心地交代很多注意事项,突然有一天,病人跑到戴春峰旁边跟他说:“医生啊,我今天没有分到你的床位,真的好伤心啊。” 


“学医的最大变化是话比以前多了太多,唠唠叨叨,好像永远都叮嘱不完”,谈起这段经历时,戴春峰笑得很温暖,“我听了之后就特别的感动,虽然只是一件小事,但也是自己价值的体现吧。”


在神经科轮转时,他曾经遇到过一位患有“躁狂症”的女孩,她有非常严重的夸大妄想,觉得自己写过一本风靡全国的小说,她甚至还会自己看精神病学,说自己比较符合躁狂症的特点。


已经在精神科待过一段时间的戴春峰对此并没有过多的惊讶,而是对医学研究有了深入思考:“我也不认可给这些人戴上精神病的帽子,因为这其实是一个少数人和多数人的问题,在我们眼里,会认为他们脑子不正常,但或许在他们的世界里,我们这些普通人根本就理解不了他们的想法。”在他眼里,医学值得奉献一生去探索和研究,也值得这个世间最美好的赞誉。


“我很享受治病救人的成就感,不是所有职业都能有这个感受导师钱菊英教授的这句话是戴春峰一路披荆斩棘的动力。从医的自豪和成就感,让他对未来的自己充满了期待。


在他心中,早已对良医有了自己的定义,“一个医生优不优秀,要看三个方面。其一,是否能够熟练而又规范地诊治疾病,不仅仅关注疗效,也关注患者的生活质量和切身利益。其二,是否能够熟练地获取有用信息,并应用到临床实践;当发现尚未解决的临床问题时,是否能够应用科学的方法进行探究。其三,是否能够将诊疗经验、科研结果等著书立说;当自己成为高年资医生时,是否愿意耐心教育低年资医生,教学相长。”


脚踏实地,不忘初心,自从进入医学院的那天开始,戴春峰就把对未来的规划提上了日程,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未来早已清晰地特别真实,从一名小医生做到独当一面的大医生,悬壶济世,救死扶伤”。

 

 08级许莉莉:安之若素笑对人生 

 

中山医院心内科的走廊里人来人往,喧嚣声将长长的过道堵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医生护士匆忙地穿行在人潮中,其中就有来自08级临床医学八年制许莉莉的身影。


十年以来,许莉莉从来没有抱怨过苦和累,繁忙的规培期也过得游刃有余,“每天5-6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习惯了就好,睡太多会头疼。”但是很多人并不知道的是,医学并不是许莉莉的第一志愿,因为巧合,她被调剂到了临床医学八年制。


然而,接触医学之后,她觉得成为医生可以更好地照顾家人,也是不错的道路。命运让医学院选择了她,而这或许也是最好的安排。



许莉莉的毕业留影


接触过许莉莉的人,往往会被她波澜不惊、云淡风轻的气质所吸引。作为一名大内科的规培医生,许莉莉每天面对的不止是被病魔折磨的患者,还有大量复杂的动物实验,但她始终用平常心来对待自己的职业。


如此淡然的态度让人很想用“佛系”来形容她而她自己却说:“我怎么能说是佛系呢,我还在尘世,世间还有那么多生老病死。”对病人的牵挂,对医学的执着,她一直把它们藏在心里。


在医院里见到了很多医患分歧与不信任,许莉莉却并没有失望,反而对此有着充分的理解。在她看来,医患双方知识的不对等,本就会造成医患沟通的障碍,医生该做的并不是指责家属的不理解,而是自我修炼。


“责任心、诚心、爱心”是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需要具备的基本条件。“沟通是一门艺术,我也正在学习。接收一个病人之后,从询问病史到细致的检查,以及检查前后注意事项的交代,再到治疗用药时不良反应的告知随访,事无巨细,医生本该如此。”



许莉莉参加2017年ESC(欧洲心脏病学会)代表大会


有人喜欢云游四方的悠闲,有人喜欢咬文嚼字的细致,而她却偏爱在临床的忙碌,特别是看到病人的疼痛解除时,她会特别开心既然一切都刚刚好,那么,就继续陪着病人走下去吧,虽然并不确定是否会留在中山医院,但是,做一名出色的心内科医生是许莉莉不变的梦想。

 

喷薄的情感化为平静的眼眸,深情的话语化为细致的叮嘱,迷茫徘徊,坚定不移,不忘初心,细致淡然,一路找寻自我,一路实现成长。八年的时光很长,各种教材堆砌的比人高,和医学一起的记忆塞满了青春的每一个角落,轮转过的科室,遇到过的病人,都将会成为生命的印记。

复旦人周报供稿